歡迎光臨AGapp設計公司網站
  • QQ:3012152734
  • 業務微信:z18782111161
  • 投訴微信:z599777888

AGapp設計公司

建築設計/市政設計/規劃設計/化工石化設計
風景園林設計/公路工程設計/電力工程設計

全國服務熱線

400-8839-119

行業動態

聯係AGapp

AGapp設計公司
電話:400-8839-119
QQ:3012152734
微信:z18782111161
投訴微信:z599777888

行業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 AGapp設計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成都消防數百名官兵連夜奔襲 繼續投入九寨救援中
編輯: 未知   時間:2018-01-29
 
  210名官兵連夜奔襲10小時,趕赴震中;成都消防飛豹救援隊組成22人突擊小隊,深入震區核心進行救援……“8·8”九寨溝縣地震7天後,成都消防的官兵們仍沒有休息。此時此刻,一支30人的小分隊,已經在九寨溝(微博)投入到第二階段的救援工作中——震後防火。
 
    從地震的第一天起,這支橘紅色的隊伍裏,有兩過家門而不入的消防隊員,有休假回家途中“拐彎”去了災區的消防“新兵”,有熬紅了眼戰鬥在一線的指揮官們,還有許許多多個沉默的、逆行的背影。
 
    震後救援
 
    1小時搭建40頂帳篷
 
    成都消防投入震後防火
 
    2017年8月15日,“8·8”九寨溝縣地震後第七天。震區的帳篷鱗次櫛比地架了起來。穿梭其間的一支橘紅色隊伍,格外引人注目。在帳篷群裏,有40頂救災帳篷,是這支隊伍——成都消防飛豹救援隊在1小時內搭建起來的。
 
    “地震剛發生,成都消防出動了210名消防官兵,38台車,立刻往震中出發。”作為本次救援的總指揮,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隊司令部參謀長席健說,雖然第一階段救援已結束,但成都消防的飛豹救援隊仍有30人留在震區,進行第二階段的工作。
 
    目前,成都消防飛豹救援隊分成了三個組,在九寨溝勿角鄉、陵江鄉、草地鄉分頭開展帳篷居住區防火安全巡查和防火安全知識宣傳,確保不發生次生災害事故。
 
    席健說,目前,飛豹救援小分隊正在對九寨縣南岸村、瓜地岩村、勝利村等地進行消防防火宣傳教育,對各安置點進行安全隱患排查,告知安置點負責人及群眾用火用電等方麵知識。最後,結構專家還要對嚴重受損房屋進行走訪評估排查。
 
    救援紀實
 
    成都消防千裏奔襲
 
    連夜挺進震中
 
    8月8日晚,九寨溝縣7.0級地震發生後,成都消防支隊成立了以成都市公安消防支隊司令部參謀長席健為首的指揮小組,通知各單位組織人員,馬上出發。“在這樣的狀況下,飛豹救援隊永遠是AGapp出動最快的隊伍。”21時52分,第一批飛豹救援隊及三支搜救小分隊集結完畢由特勤大隊政委劉乾德帶隊趕往災區,連夜奔襲10小時。8月9日上午7點左右,披星戴月的劉乾德等人,到達九寨溝。飛豹救援隊成為成都消防第一支到達震區的隊伍。
 
    到達現場後,席健迅速根據偵察情況、救生裝備數量對搜救方式和救援力量進行了優化部署,將工作任務鎖定到兩個主要方麵,不放過每一個可能的跡象。一是地毯式搜救。席健迅速組織精幹力量,全力對黑河鄉、玉瓦鄉、大錄鄉、章紮鎮等鄉鎮進行搜救。二是深入搜尋。當得知還有16名被困者在景區失聯後,席健參謀長立即挑選22名突擊隊員,並親自帶隊深入九寨溝景區搜尋失聯人員,途經鏡海、珍珠灘瀑布、五花海、熊貓海等景點,負重行軍2個小時。
 
    救援故事
 
    消防戰士家鄉救災
 
    兩過家門不入
 
    救援車輛穿過樹正溝,朝著熊貓海一路疾馳。尤仲澤仁望向車窗外,車子已經過了荷葉寨,他沒有告訴身邊的戰友,他甚至都看到了自家的房子。父母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隻能隔著車窗看上一眼。轉過頭繼續前進,橘紅色的身影,離家越來越遠。
 
    成都消防飛豹救援隊隊員尤仲澤仁的老家在九寨溝景區的荷葉寨,這名藏族夥子出生在這裏,那裏有媽媽、哥哥、表哥、侄子等30多名親人。他今年23歲,在特勤大隊三中隊已經呆了5年。在得知九寨溝地震的消息後,他主動請纓,申請參與救援。8月10日上午10時,成都支隊22名精幹力量組成搜尋救援分隊,向諾日朗瀑布、鏡海、珍珠灘、五花海等方向開展搜尋。
 
    一邊是懸崖深淵,一邊是飛石鬆木。伴著餘震,救援隊伍朝著目的地艱難進發,沿路尋覓被困人員。所幸,一路並未發現受困、受傷者。救援車輛抵達諾日朗遊客中心後,22名尖刀兵帶著救生設備集結於此。前方的路,車輛已經無法通過了。在景點鏡海,一段長達50餘米的公路,一條車道整體垮塌。道路上,巨石、碎屑、斷木等拚湊出一道又一道“小山丘”。而在另一個景點熊貓海,還有10餘名村民被困其中。
 
    救援之路艱險
 
    再過家門被哥哥認出
 
    越往裏走,越艱難。路麵已經被泥石埋葬,原始森林中的合抱之木,也被擊斷衝下山崖。耳畔,碎石滑落嘩啦作響,褐色煙塵在森林中溢出,在一些鬆枝交織的路網中,救援人員踩著鬆軟的“路麵”通過,一不留神,就會掉進細枝形成的“陷阱”中。狹路之上,巨石掛在崖壁上搖搖欲墜,山穀裏又傳來“轟隆隆”的巨響,褐色煙塵升騰起來,又塌方了。
 
    大家快速衝鋒,避開鬆動碎石,踩過巨石。連根拔起的樹木,橫亙在砂石上,隻能匍匐翻過,救援隊員的麵部都陷入泥灰之中。“要快!人不要跟得太緊!”尤仲澤仁跑在最前麵。頭頂上,是高懸的巨石,一旦發生餘震,所有人都將被大石“吞噬”,要想最大限度減少損失,隻能采取這種小隊通過的方式。
 
    人群中,他沒能找到父母。在部隊集結的地方,他的哥哥在一片“橙色”中認出了他,特意送來一件夾克。“山裏夜晚寒冷,電話一直打不通,父母是否安好?”望著遠去避難的兄長,尤仲澤仁臉色低沉,他不是不掛念家中情況,可前麵還有熊貓海被困的村民。兩個方向中,他選擇了遠離家鄉,往前走。
 
    被困村民獲救
 
    表弟在地震中遇難
 
    翻山越嶺,距離熊貓海隻有500米了,行進的道路已經麵目全非。救援人員隻能徒手從鬆枝中摸索,找出條路來。餘震發生了,每隔兩三分鍾,就有石頭從山穀中傾瀉而下,聲音回蕩在山間。“不要靠邊,靠近岩體行走!”部隊抵達五花海,道路內側,隻剩上麵一層路麵,下麵都是已經空了。隻要稍微震動,都會讓人跌下百米高的懸崖絕壁。
 
    距離熊貓海越來越近,道路變成了一個斜坡,砂石夾雜,踩錯一步,就會滑落深淵。“用繩索,搭建一座橋!”尤仲澤仁找來救生繩,拴在一棵大樹上,朝著對麵小心翼翼行走。然而,前麵三四百米的道路都是斜坡,直升機在頭頂盤旋,救援人員不得不返回。尤仲澤仁不甘心,找了一條小路,試圖繼續前行。可是,阻斷的交通,讓他不得不回頭,臉上掛著一絲遺憾。直到折返到有信號的地方,他的手機才彈出信息:直升機已經成功將這裏的群眾轉移!他默默地拿出電話,給哥哥報個平安。

版權所有:AGapp設計公司